万达小说网为您提供七尾茶的综合其它春日满藤最新章节
万达小说网
万达小说网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耽美小说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乡村小说 推理小说 综合其它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小说排行榜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仙侠小说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好看的小说 重生护花 极世萌凤 兽破苍穹 夺心娇妻 二代富商 士兵突击 花香满园 家门幸事 极品官途 书记人生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万达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春日满藤  作者:七尾茶 书号:49090  时间:2019-9-6  字数:5730 
上一章   番外(四)最好的我们    下一章 ( 没有了 )
  寒灯纸上,梨花雨凉,我等风雪又一年。

  乍暖还寒,空气飘着淅淅沥沥的细雨。不一会儿,雨渐渐停了,天空有了一点点放晴的迹象。

  被雨洗过的天空,像是被湛蓝色的布覆盖了一样,抬眼望去,是一望无际的无垠蓝。

  空气经过细雨的飘洒,有了泥土的味道。无论是道路两侧的花木,还是还残留着水渍的地面,都有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清新气味。

  何长笛在程钧剑的陪同下,再一次来到了纪娉的墓地旁。

  程钧剑本来建议将墓地迁到其他地方去,但包括陈鸳鸯在内,都觉得没有这样做的必要。

  毕竟斯人已逝,就让离开的人长眠于此处,不去打扰,就是最好的懂得。

  最后还是沈俞晔想到一个折衷的办法:将这块废弃之地,修葺翻新,在墓地的周围修整出一小块花圃,种上纪娉最喜欢的郁金香。

  这样,即使周遭荒凉,也会因为它们的陪伴,有了温暖的痕迹。

  待到来年,春风一吹,这里的树长了,花开了,鸟儿也跟着飞来。远处就是青山,近处有了这些可爱的小东西,他们在地下,也不会寂寞。

  这样既解决了,程伯伯不想纪姑姑继续留在这荒凉之地的初衷,也免除了因为乔迁带来的生疏流离之感。毕竟,国人对‘死’既看重又恐惧,死亡也带上了静穆色彩,对已过世的人更带有崇敬之意。

  死得其所,落叶归,是很多人的愿望。

  葬在此处或许不是纪娉的愿望,可当年的事,她做不了主。这世上无可奈何的事太多,不能自己左右的事情也太多太多。

  活人或许不想他们离开了还要受苦,可这里虽然偏僻,但至少清静,没人打扰,且有清风相伴,从另外的角度来讲,也是一种不幸中的大幸。

  何长笛似乎陷入了长久的回忆里,山风吹拂,吹动着他花白的头发,佝偻的,沧桑的脸。

  程钧剑站在他身后,看着已经初具规模的陵园,脸上有了显而易见的悲戚神色。

  在陵园修葺时,晏琛的骨灰也在岳父的默许下,终于在经历了这么多风雨后,得以与纪娉合葬。

  程钧剑看着墓碑之上‘纪娉’与‘晏琛’两个并排的名字,悲喜加。

  悲的是这样一对情侣,相爱的日子太少,分离的时光太多,磨难重重。

  无论是纪娉,还是晏琛,生活给予他们太多的苦难和悲伤。虽然心在一起,命运给了他们相爱的能力,却没能给予相守的机会。

  喜的是这样一对恋人,即使相爱的日子太少,分离的时光太多,荆棘遍地,但仍然心中有爱,对强行拆散他们的人,没有怨怼,依然对这个世界抱有感激。

  命运虽然给了相爱的能力,没能给予相守的机会,可他们的爱是永恒,无法磨灭的。

  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感动?

  何长笛一直默不作声,他的目光也停留在墓碑上两个人的名字,良久良久。

  那两个名字仿佛顷刻间幻化出两个依偎着的年轻身影。

  女孩小跑着从他这个父亲身边走过,他想开口唤她的小名,却发现根本发不出声音。

  女孩跑到门侧,用书挡住眼睛,微微出一丝眼儿,斜睨着站在不远处的英俊男子。嘴巴微微上翘,做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英俊男子本想留在原地,在犹豫该不该上前时,忽地被女孩嘴角的明媚笑容牵引。

  这个笑容就像一朵风而放的六月菊,让他深邃的眼染上了点点浓\情。

  他慢慢朝前走去,女孩已经放下书,靠在墙侧,身体撑着墙,暖黄的裙子一,像一只轻盈的蝴蝶在眼前飞啊飞。

  待男子走近,女孩垂着头,手却缓缓伸出,准确无误地握住了他的,左脚无意识地在地面上打着圈儿,身子轻轻发颤,嘴角却是抑制不住的欣喜。

  虽然低着头,余光却忍不住地瞄着男子。

  男孩先是一愣,目光落在被握住的自己的手上。

  女子的手温暖无骨,细腻光滑,就像一条活泼的鱼,不停地在手心吹着泡泡,地他,连心都有些了。

  男子的目光最终落在女孩有些红的侧脸上,好一会儿,他才定定地回握住她的小手。

  开了窗的窗棱倾洒下无数道温暖的阳光,飞舞的尘埃成群结队地环绕在空气中,像是心有灵犀,又像是心意相通,他们同时抬眼,又同时垂首。

  唯有紧紧相握的手,才一点点出他们此刻心的欢喜。

  纪娉的笑容太过灿烂,那样的明媚,似乎带着灼灼的温度,与那样温润的晏琛站在一起,竟是说不出的般配。

  画面忽然一转,场景忽然转换成何宅东南角的白色钢琴下。

  男子先是示范了一遍,女孩抬起手,眼珠子转啊转,乖巧的脸,狡黠的眼,合在一处,却是说不出的灵动与好看。

  轮到她练习时,曲子似乎一直在坎坷又荆棘的道路上攀沿,出的错几乎囊括了以往所有练琴时的所有总和。

  男子丝毫没有生气的迹象,他轻轻俯下身,将手覆在她的手上,轻轻按向琴键,一遍又一遍。

  被男子几乎以拥抱姿势抱住的女孩,嘴角闪过一丝得逞的笑。

  那本是一首她闭着眼睛也不会弹错一个音符的曲子,可偏偏摆出无辜又无知,且有些蠢笨的模样来,引得这样一番‘亲密接触’。

  她在他的怀抱之下,身子微微往后仰着,他的气息穿过头发,窜入鼻内,带着好闻的味道,渐渐让她沉醉不知归路。手上出的错,也越来越多。

  男子不厌其烦地纠正着她的错误,好听的声音萦绕在空气中,就像是能绕梁三的动听歌曲。

  女孩趁他不注意,微微侧过头,在他脸侧轻轻一啄。悠扬的曲子顿时一顿,男子有些无奈地看了她一眼。

  女孩端坐着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一副不关我事的模样。没过几秒钟,她就自己撑不住,埋在琴键上,咯咯笑起来。

  随着她俯身的动作,一阵繁杂的琴音响起。男子有些紧锁的眉头,也因为这些琴音,顿时消融下去。

  他看着女孩的后背,眼里渐渐翻卷出几丝缱绻与情深。

  女孩笑够了,手撑在琴键旁,就这样赤果果地看着男子,一瞬不瞬。直到他原本就有些绷不住的脸,慢慢被绯红统治。

  无声的笑容几乎同时从他们的脸上逸出,谁都没有再说话,就这样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幸福就这样在平淡出开出了大大的花,无声处就有了甜蜜温馨的味道。

  何长笛长叹了一口气。

  阿娉向来都是温婉乖巧的,微笑里都含着腼腆。从产房里抱着哇哇大哭的她出来之后的这么多年里,他这个父亲就再也没有见过他最宠爱的阿娉用这样弧度的笑容笑过。

  她一向谨慎小心,是他精心培养的淑女典范。虽不能与古代世家女子相比,却也是静安数一数二的温良女子。

  从小到大,琴棋书画,衣食住行,她都按照他的规划慢慢成长着,一点一滴都带着他设计的影子。

  但晏琛的出现,却是个变数。

  人算果然不如天算,他最引以为傲的女儿,最后折在了‘情’这个字上。

  愤怒和失望,都抵不上她纵身一跳带来的冲击。事情本还有转圜的机会,可她却选了最绝决的那一条。

  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哀,何长笛在事业最鼎盛的时期,遭遇了亲情上的重击。

  他风华正茂的女儿,在最美好的年华里,带着腔的忿恨离开人世,离开这个她热爱的红尘。

  接着,子走了,小女儿出嫁,何宅,慢慢变成了一座空宅,变成了一座没有人气的空房子。

  工作上带来的成就感和各种荣誉褒奖,回到家,再没有女儿送上拖鞋,甜甜喊上一句‘爸爸’的温馨,再也没有子围着围裙端着汤投来的一记温柔目光,再也没有一家人围在饭桌上谈笑风生,言笑晏晏的场景。

  那声温暖软糯的呼唤,那道百吃不腻的红烧,都成为书房昏黄台灯拉长的寂寥影子之下,最强烈、最突出的对比。

  再也没有人将热好的汤轻轻端进来,再也没有人将厚厚的棉袄披在身上,再也没有人会拿着棋谱在茶几上摆好架势,等他得闲时落几子…

  那些仿佛被时光定格了的画面,早就成为了记忆里最深刻的韵脚。

  山风继续吹来,仿佛是做了一个冗长的梦,又像是陷在回忆里久久不能自拔,直到程钧剑唤他,何长笛才回过神来。

  不知道是年岁渐长,还是最近翻老照片感慨太多,何长笛再次深深看了一眼墓碑,脸上恢复不悲不喜的神色。

  虽然最后看在陈鸳鸯的面子上,默许了晏琛的合葬,可这并不代表他承认了他的身份。

  他一向觉得在纪娉这件事上,是晏琛**在先。追溯源,是自己当初的一念之差,引狼入室。

  晏琛就是一个贼,偷了他最心爱的女儿不说,还间接害死了她。

  他那样的身份,怎么可能做得了何家的女婿。

  撇开身份不谈,他也不会将纪娉许配给一个,要靠家教支撑大学学费的寒门小子。

  他的女儿,要嫁的人是人上人,是要对何家未来有利的人。不管是官商联姻,还是是官官同连,随便哪一个站出来,都该比晏琛强。

  可纪娉千选万选,却选了他最不看好的一个。还做出未婚先孕,离家私奔这样有伤风化的丑事来,最后还用自杀这样的方式作为最后的反抗。

  睹物思人,他或许后悔过,却不会承认这所有的一切,是他的过错。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缘法,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底线,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坚持。走过人生的这么多年,他或许会为纪娉没能承膝下暗自神伤,或许为好好的一个家忽然就分崩离析之后带来的冷清惆怅不已,可那也只是一晃而过的感觉,待第二天的晨曦升起,他又变成了那个无坚不摧的何长笛。

  他与程钧剑在空旷的墓地旁站了许久,两个人各怀心思,各有各的惆怅。直到风势渐渐加强,程钧剑才搀着他,慢慢离开。

  回到何宅,沈俞晔和陈鸳鸯已经到了。

  宴琛刚去世不久,按照古礼,本不应该在这样的时刻结婚。可陈鸳鸯已经怀孕,有纪娉未婚先孕的珠玉在前,无论是陈山峰,潘小秋,还是程钧剑,何以宁,都不愿意看着陈鸳鸯的肚子越来越大,被别人的风言风语中伤。

  或许是陈鸳鸯太过相像纪娉,抑或是纪娉的事情已经在何长笛的心里留下了疤,何长笛对陈鸳鸯,总有种冷冷的感觉。

  这种冷淡,比陌生人暖一分,又比亲人少一分。

  何长笛也总在微怔间,用陈鸳鸯或许懂,或许不懂的眼神静静地凝视着她。又在陈鸳鸯差不多能察觉的时刻,毫无痕迹地转开了眼。

  此刻,她正坐在沈俞晔旁边,长发随意挽起,出一个好看的侧影。

  茶几上摆着几样点心和水果,都是她爱吃的。它们摆成了好看的样子,陈鸳鸯柔柔的目光拂过它们,手轻轻捏住一块,却不舍得吃。

  沈俞晔正认真地削着一个苹果,时不时抬头与她相视一笑,只需轻轻一眼,就让人有了不想打扰的想法。

  见何长笛和程钧剑进来,他们立马站起。

  这一次,两位小辈是来商量婚礼的细节的。何长笛的目光在陈鸳鸯平坦的小腹上掠过,渐渐地,他的眼里就有了丝丝温暖。

  纵使有再多不堪的过往,她的肚子里,也有了何家的血脉。那里连着纪娉,也连着他。

  沈俞晔已将婚礼细节捋了一遍又一遍,按照陈鸳鸯的要求,一切从简,只邀请双方亲戚和少量朋友。不需要纪家、程家,以及何家的诸多光环,他们想跟全天下所有普通夫一样,有一个简洁又足以深刻一生的婚礼。

  程钧剑细无巨细地跟沈俞晔讨论着,何长笛看着眼前的茶香袅袅,微眯着的眼睛悄然睁开,像是旁若无意地问着:“你准备给孩子取什么名字。”

  这几乎是这么多天以来,包括陈鸳鸯苏醒,出院之后,何长笛第一次主动跟她说话。

  “因为是双胞胎,我和俞晔的意思,一个跟他姓,一个跟我姓。”陈鸳鸯斟酌着词语。

  “哦?说来听听。”

  “不管男孩女孩,一个叫沈慈,一个叫陈念。”

  陈鸳鸯笑笑:“外公,你觉得呢?”

  何长笛轻声重复了这两个名字,看到陈鸳鸯期期艾艾的眼神,语气顿时多了几分亲切:“你们觉得好,那就是好。”

  过了几秒,他拿出棋盘:“听说你棋下的不错,有没有兴趣陪我这个老头子下几盘?”

  陈鸳鸯似乎有些惊讶,但很快平静下来:“好。”

  她虽是孕妇,但几乎没什么妊娠反应,吃好睡好。那一场落水经过精心调养,早已成为过去式。没有了那些纷纷扰扰,又辞掉了工作,每天陪着苏姨草,人也圆润了不少。

  沈俞晔更把她当成了国宝,这不能做,那不能干…何长笛的邀棋,动的是脑,沈俞晔虽然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又见陈鸳鸯一脸雀跃,也只有无奈一笑,没敢干涉。

  程钧剑和沈俞晔停止了交谈,坐在一旁看着一老一少的对弈。阳光柔柔的照过来,轻轻洒在他们身上。

  沈俞晔的目光落在陈鸳鸯身上,程钧剑的目光落在岳父身上,然后,他们的目光在空中对接,接着在各自脸上绽放出相同幅度的微笑。

  时间在缓缓流逝,它会记住什么,又忘记什么,没有人知道。

  但被时光眷顾的他们,风雨过后,回归生活的本真,就是最好的他们。

  生活还在继续,被岁月裹挟过的爱,也会随着他们的每一天每一秒,浸染出不一样的滋味来。

  最好的我们,有你,有我,有他\她,就已经足够。
上一章   春日满藤   下一章 ( 没有了 )
一刻钟情霜寒之翼我有点顶不住中二病也要当魔王的绝地求厉害了我的红不如不遇倾城诸天万界反派从你的全世界正义的伙伴
万达小说网提供了七尾茶创作的都市小说《春日满藤》清爽干净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番外四最好的我们在线阅读,春日满藤全文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尽在万达小说网,万达小说网转载收集春日满藤最新章节。